专注企业新闻财经报道
  • 首页
  • 新闻
  • 京娘湖国家四星级景区,谁在毁林?

作者:财经编辑2017-7-19 20:52分类: 新闻

《法律与生活》记者 郑荣昌

一封举报信

2017年5月,记者收到一份来自河北省武安市活水乡庙上村的投诉材料,主要内容为——

李增书原先在常杨庄村任党支部书记,也曾滥砍滥伐和贪污挪用村集体公款,并对举报的村民打击报复。后来,李增书把户口迁到庙上村,当上庙上村党支部书记,并以个人名义开办河北京娘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娘湖公司,总经理是其子)和河北东板山生态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板山公司,总经理是其本人)。

之后,他利用职务便利,并以这两家公司的名义占有并破坏庙上村的耕地、林地300余亩,建起高档公寓和别墅楼群对外销售或行贿。这还不包括与度假村配套的道路和公园建设用地。这些耕地和林地均处于国家生态保护区、京娘湖国家4A级景区的核心区域。

\ 

度假区广告片截屏

从2011年起,我村一些老党员、老干部就开始实名举报李增书,但不被受理。此后,他们遭到打击报复。譬如,主要举报人、原村党支部书记野建歧经李增书举报,被以盗伐林木定罪,判处有期徒刑。

武安转来的回复

记者将以上投诉转告武安市委宣传部后,收到该部转来活水乡党委的书面回复。该回复仅就第二项事实回答如下——

庙上村委会2001年批准村民野现华承包开发东板山荒山旅游并签订合同。2007年野现华因无力履行合同,与京娘湖公司合作并签订合同。

目前,东板山公司履行的是野现华与村委会签订的合同。承包金由该公司付给村委会——2013年支付了10万元,2014年支了付4万元。

关于履行该合同所需要的土地,2008年由村委会与开发范围内的172户村民签订土地流转协议(流转面积约80亩,时间为20年),补偿金由东板山公司支付。河北省林业局和武安市林业局为该公司办理了林木采伐许可证。

该公司在开发范围建成占地总面积为15.39亩的生态旅游度假区(由老年公寓和联排公寓组成)。河北省批给该公司建筑用地24.5亩,正在履行挂牌出让程序。度假区建筑未出售,只有部分出租。

但李增书利用村支书职务之便另外占用庙上村土地5.29亩(其中农用地1.72亩)用于度假区建设。为此,武安市纪委于2015年7月给予李增书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李增书的说法

之后,记者对李增书作了电话采访。

他说,其建设的度假村总占地面积是29.79亩(与活水乡回复中说的面积不吻合),其中24.5亩履行了合法手续。未履行合法手续5.29亩经野建歧举报,他受了处分。但是,对于活水乡回复中“正在履行挂牌出让程序”这句话是否意味着这24.5亩的手续也没有履行完毕这个问题,他没有回答。

对于度假村的道路占地,他说,未计入29.79亩之中,但这些道路是武安市政府建设的,他只是出了一部分资金。对于公园用地,他说那是村里建设的,与他无关。至于占地300亩之说,他完全不认可,说绝对没有那么多。

对于度假村是出售还是出租的问题,他说全部用于出租,没有出售。

实地调查

6月25日、26日,记者带着诸多疑问来到庙上村实地观察并采访。

记者发现,东板山公司共建有6个度假区,分别命名为:槐树湾、板栗园、状元沟、橡树湾、核桃园、度假公寓,均位于国家4A级景区和国家生态保护区。当地老农再三测算后说,建筑占地总面积不会少于300亩,还不包括道路、公园、桥下商品房、后河宾馆和养鱼池的占地面积……这与李增书说的面积以及活水乡回复中说的面积大相径庭,却与2014年10月20日《燕赵都市报》所载《武安生态旅游景区内惊现高档别墅》一文反映的面积相近。

村民说,这些公寓和别墅是用于出售,部分别墅低价卖给了当地领导——包括武安市的领导。还有一位知情者说,他掌握了“购房者”名单,但暂时不方便提供给记者。至于“公园是村里建的、道路是市政府建的”之说,村民很坚决地否认。

《武安生态旅游景区内惊现高档别墅》一文也写道:记者拨通景区热线电话,以购房者的名义询价,电话那头的回答是:“别墅每平方米5000元左右,一套大约70万元。可以随时看房,购买后可以办理房产证……”

另据了解,庙上村村民举报李增书期间,武安、邯郸两市党政领导一再强调严禁在该区域非法占地、毁林建房,并几次查处典型案例。

记者还采访了几位毗邻的常杨庄村村民。他们说,野建歧反映的涉及该村的情况属实。但是,他们害怕被打击报复,不想暴露自己的姓名。他们曾经的带头人邓云兴就是因为2004年去北京上访,在邯郸火车站遭到拦截和殴打。

记者还看到2001年4月8日《燕赵都市报》记者陈钢采写的《山林在哭泣》一文:“邓云兴自1998年其就四处奔波,要为山林‘讨一个说法’。据他讲,1998年3月起,常杨庄村就有上百亩山林几近‘平茬’,万余棵橡胶树、刺槐、楸树被砍伐殆尽……”

律师眼里的野建歧案

李增书的主要举报人野建歧是庙上村前任村支书,中共党员。其84岁的父亲野书恒告诉记者,2015年5月28日,邯郸市森林公安局给野建歧打电话称:“你举报李增书的材料已转我局,需要与你当面核实,请你来一趟。”然而,野建歧一到该局就被抓。

\ 

野建歧的父亲

2016年11月,武安市人民法院一审认定野建歧犯有盗伐林木罪,判其有期徒刑4年6个月。次年2月,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野建歧的辩护人、河北苗建国律师事务所律师袁士文认为他无罪——

第一,办案人员将野建歧住处的锯子、斧头等视为“作案工具”,据此将野建歧列为另外几位犯罪嫌疑人的同犯。事实上,野建歧用这些工具修剪其合法承包的林木,嫁接其种植的野核桃,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用这些工具盗伐林木。

第二,办案人员将野建歧的举报人提供的画面为几十个树桩的照片当作物证照片。可是,没有任何证据包括符合法定条件的证人证言能够证明照片中的树桩同野建歧有关。

第三,野建歧的举报人名为村委会、村支委,其实是李增书,因为:1.当时村委会还没有成立;2.当时两委公章均由乡政府代管;3.举报信联署的大多数村民并不知情,其签名、指印涉嫌假冒或伪造。

律师还说,野建歧被捕前,对李增书的投诉正逐步升级。而且,2015年换届选举中,野建歧获得的选票远超李增书。

尾声:

遗憾的是,对于社会影响如此之大、各方意见矛盾百出的占地毁林建度假村案,收到我刊采访函的武安市本身没有给出意见,只是转达了活水乡党委的意见。记者希望,这一缺憾能够在之后的采访中得到弥补。


新闻来源:http://invest.china.com.cn/html/2017/tzzx_0719/91453.html

本位为转载文章,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已有 0/32 人参与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还可以关注微信哦~